不朽情缘五血是多少倍
首頁 文化 公益·筑夢——我們在行動 尋親·回家

烈士張天文后人:我想早日把幺爺“接回家”

2019-05-31 11:24 南充新聞網

ab6210944b8d6ce2a320caaf6149b597

張友果

“南充新聞網曾報道過我幺爺張天文烈士的事跡,我們很懷念他。”昨(29)日,在杭州務工的儀隴縣雙勝鎮村民張友果打進新聞熱線2225777表示,張天文烈士埋骨他鄉78年,他希望有關方面能給予幫助, 推動張天文后人前往山西黎城掃墓,最終讓烈士遺骸回歸故里。

光榮殉國 烈士長眠黎城

張天文烈士系儀隴縣雙勝鎮人。據史料記載,1933年5月從家鄉蓬安齊上壩(老地名,現為儀隴縣雙勝鎮老墳咀村的一部分)參加紅軍。1940年,他作為營特派員(相當營長),與八路軍129師386旅16團團長謝家慶一起, 參加了舉世聞名的“百團大戰”。

1940年11月24日, 謝家慶所在團在山西黎城關家垴與敵展開戰斗, 終因敵眾我寡, 全團300余名官兵光榮殉國。作為營特派員的張天文也一并壯烈犧牲。戰爭結束后, 黎城當地群眾在打掃戰場時, 將謝家慶與張天文一同埋葬在該縣上遙鎮火腳村,并為兩人合建一個墓碑。

2016年,一名來自北京、自稱是謝家慶烈士后裔的人,到當年戰斗的地方尋親,同時還在四處尋找張天文后人, 以便同時開墓各自迎回烈士遺骸。

在此過程中, 被央視報道的為烈士尋親公益志愿者第一人——趙亞飛介入,做了大量協調工作。

確認身份“桃娃子”就是張天文

張天文在黎城縣安葬多年, 因為沒有其家鄉的具體地址和親人姓名, 黎城縣有關方面為烈士尋親而多次函詢失敗。2016年3月, 本報編輯部接到趙亞飛的求助,啟動為張天文尋找親人的行動。經過一個星期的走訪, 按照行政區域調整線索, 在儀隴縣雙勝鎮老墳咀村找到張天文烈士的親人。不曾想,幾番挫折,又揭開烈士早年的一段傳奇經歷。

1933年紅四方面軍挺進川北的時候,未滿18歲的農村青年“桃娃子”(又名“尖娃子”),受到紅軍革命宣傳的影響,報名參軍。當時,沒有大名的“桃娃子”為登記方便,借用了在家務農的大哥張天文的名字,這個名字一直使用到他犧牲。

張天文烈士在外犧牲, 老家的同名張天文卻在家務農, 在過去信息溝通渠道并不發達的年代, 一度給有關部門的軍撫工作造成困擾。目前,作為大哥的張天文已經去世,生有兩個兒子,一個叫張大川,一個叫張大春,兩人均已年過六旬。

昨日打進新聞熱線表達訴求的張友果,是張大春的大兒子,烈士張天文是張友果的幺爺。

侄孫期盼 幺爺早日回歸故里

“我很早就去外地務工了,為幺爺尋親一事并不知曉。”張友果說,前不久,他從網上搜索到《南充新聞網》對張天文烈士尋親一事的報道,按捺不住心情,立即打進熱線。

兩年前,張天文烈士尋親一事,市民政局、儀隴縣民政局工作人員先后數次到張天文烈士老家去走訪、核實,確定其后人身份的相關證據。張天文烈士后人前往黎城迎回遺骸正要成行時,黎城方面傳來消息,因為北京謝家慶后裔的身份尚未確實,張天文與謝家慶兩位烈士合葬墓尚無法開啟,此事被遺憾擱置。

昨日上午, 記者與志愿者趙亞飛取得聯系,他表示,一旦核實了張友果是張天文烈士后裔的身份,他將立馬與其磋商,盡快促成他們到張天文烈士墓碑前掃墓的心愿,最終推動烈士遺骸回歸故里。(記者 張松 文/圖)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不朽情缘五血是多少倍